清河区新闻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社会 >

时段理论和结构—建构视角下的中国社会工作发展

   记者:admin    上传时间:2019-09-17 13:23    已有 人阅读了该文章

  :借鉴法国年鉴学派布罗代尔的时段理论,我们认为,我国20世纪以来社会工作的发展可以分为三个中时段,其中改革开放以来的中时段又可以进一步分为三个短时段。这其中,我国社会工作的发展会受到长时段社会结构和文化的影响,同时中时段的体制和解决问题的模式也影响着短时段社会工作的发展,短时段社会工作的发展既受以往结构性因素的影响,也有建构的作用。看待我国社会工作发展的逻辑和前景,不应忽视制度性结构因素的作用,而用结构—建构观对看待社会工作的当前发展是适宜的也是客观的。因为我国社会工作的发展不是直线型的,而在涨落中发展也许更可能稳步形成符合中国实际的社会工作模式。

  作者简介:王思斌,北京大学社会学系教授;秦小峰,北京大学社会学系博士研究生。北京 100871

  基金项目:本文为教育部重大课题攻关项目“中国特色社会工作制度和模式研究”(09JZD0026)阶段性成果。

  我国社会工作专业重建和发展已有30年的历史,随着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入,社会工作在参与经济社会建设和为民服务方面也发挥了越来越重要的作用,但是社会工作在发展过程中也遇到了这样那样的问题。如何看待我国社会工作的发展进程和规律,不仅会影响政府部门、社会工作界对社会工作的参与,还会影响社会工作本身的发展。本文拟从时段理论和结构—建构的角度对我国社会工作的发展进程和影响其发展的结构性因素做些分析,以促进相关各方对社会工作发展逻辑和发展前景的认识。

  回顾我国社会工作发展的历程,我们可以看到,改革开放40年来,我国经济社会发生了巨大变化,市场化、城市化及社会转型也使我国的社会结构发生了深刻而复杂的变迁。在这种经济社会背景下,特别是在现实和传统、内部和外来力量的影响下,我国的社会工作专业虽然得以重建、社会工作得到了富有成效的发展,但也面临了许多新的挑战。我国的社会工作专业教育是从1925年燕京大学建立社会学与社会服务系开始的,后在1952年院系调整中随社会学学科一起被中断,直至1988年由当时的国家教育委员会批准北京大学、中国人民大学、吉林大学设立社会工作与管理本科专业,之后社会工作教育才得以恢复重建。从社会工作教育的角度看,30年来我国的社会工作大致经过重建与课程体系建设(1988-1999年)、快速增长与发展(1999-2012年)、体系建设与内涵发展(2012年- )几个阶段。在重建与课程体系建设阶段,社会工作本科专业得以恢复重建,并从试办到“转正”,社会工作本科专业的课程体系基本确定,虽办学单位不多,但社会工作专业实践逐渐起步。自1998年《面向21世纪教育振兴行动计划》发布后,我国的社会工作专业教育规模迅速扩大,并形成了“教育先行”①的特点。2006年,中央十六届六中全会做出“建设宏大的社会工作人才队伍”的战略部署,社会工作教育和实践才得到较快发展。2008年,启动全国社会工作者职业水平考试,大力推进社会工作人才队伍建设。2009年,我国正式启动社会工作专业学位研究生教育,学生培养层次体系进一步完善,至今已有150所大学获得社会工作硕士专业学位授予权。2011年,中组部、民政部等18部委发布《关于加强社会工作专业人才队伍建设的意见》,次年19部委发布《社会工作专业人才队伍建设中长期规划(2011-2020年)》,此后,全国大多数省、市、自治区也发布了相应文件。社会工作人才队伍建设在推进,社会工作服务领域在扩大,社会工作越来越得到政府和社会的认可。在政府、社会工作群体的协同努力下,我国的社会工作教育和实践得到较快发展②。

  尽管如此,我国社会工作发展还存在着一些结构性的问题。从专业社会工作的角度看,这些问题包括:第一,发展不平衡。表现为少数东部发达省市的社会工作事业发展较快,不少中西部省区社会工作发展缓慢。第二,专业岗位不足。尽管19部委联合发布了《社会工作专业人才队伍建设中长期规划(2011-2020年)》,但许多部委没有实质性推进该政策的落实,导致社会工作就业岗位短缺,专业社会工作人才流失。第三,不够重视。在不少政府部门、事业单位和社会组织中,社会工作并没有得到相应承认,在城市社区层面,社会工作专业人才仍处于边缘地位或被党群工作所代替。第四,角色定位失当。一些政府部门、基层社区组织把最困难的民间纠纷处理甚至维稳工作交给社会工作者,而作为社会工作优势的服务功能却被闲置。这些问题是结构性的,并也构成了社会工作发展的“困境”。

  上述问题的存在或在某些领域扩展引起了社会工作界的一些担忧:与社会工作快速发展的阶段相比,现在的发展好像慢下来了。社会工作的发展前景如何?在政府强调社会治理、加强党群工作,且一些地方出现用党群工作“覆盖”社会工作的情况下,社会工作是否具有其独立性和专业自主性?中国社会工作会走怎样的发展道路?这些问题是需要回答的。本文认为,社会工作作为现代国家必不可少的一项社会事业有其自身的发展逻辑。如果把它看作社会总体发展的一部分,那么,它的发展就既受现实具体事件和局势的影响,也受历史上已经形成的制度结构的影响。因此,本文尝试借鉴法国年鉴学派的时段理论对此做一些分析。

  本文所借鉴的法国年鉴学派的结构—时段理论是一种方,它主要想解决如何认识历史发展的逻辑和规律。在布罗代尔看来,以往的传统历史学都是以研究某一时间的事件为主,这对于历史学来说是片面的,历史学应该是对整个历史的研究,他称之为“总体史学”。按照总体史学的看法,某一时间出现的事件对于认识历史规律来说是次要的。实际上,决定历史发展的不是这些形形色色、引人注目的事件,而是隐藏在长期的社会进程之中的、具有决定意义的结构性要素。为了说明其观点,布罗代尔把历史学中必不可少的时间分为地理时间、社会时间和个体时间③。地理时间是由地理状况的变化所反映的时间,它是漫长的和缓慢的。个体时间是由某一个体或群体的行为表现出来的时间,比如一场战役、皇帝的出生和加冕等,其变化是最快的。社会时间是群体和社会的历史,变化介于地理时间和个体时间之间。后来他把这三种时间称为“长时段”“中时段”和“短时段”,而把它们各自对应的历史事物分别称为“结构”(structures)“局势”(conjunctures)和“事件”(evenements)④。布罗代尔认为,对人类社会发展起长期的决定性作用的是长时段历史,短时段历史只有在长时段、中时段历史的基础上才有意义。地理结构、社会结构、经济结构和思想文化结构支撑或阻碍着历史,而短时段中的事件差不多只是浩瀚大海中的浪花。虽然布罗代尔不完全否认对事件的研究,但是他认为,只有在长时段中才能把握和解释一切历史现象⑤。布罗代尔的总体史学对于历史学来说是一场,它对以往的战争史学、朝代更替史学是一种颠覆。他把视野投向广袤、宽幅的历史过程,企图达到对人类历史(整个历史)的更深层次的理解。

  布罗代尔在《历史和社会科学:长时段》中说,长时段是社会科学在时间长河同观察和思考的最有用的渠道,也是各门社会科学可能使用的共同语言⑥。实际上,布罗代尔的“总体史学”已经超出了“传统的”历史学的范围,并与其他学科包括社会科学发生密切的联系。比如他指出总体史学的历史观与社会学的历史观(几乎是短时段)的关系,同时指出史学研究与社会科学研究并不是的⑦。正如布迪厄所说,将社会学与历史学开来是一种灾难性分工,在认识论上完全缺乏根据。所有的社会学都应该是历史的,而任何历史学也都应该是社会学的⑧。长期以来,传统社会学(特别是结构功能理论)忽略了时间和空间,只研究一般结构和过程,被认为是大而无当的社会科学。这样,让时间和空间回归就成为对现实的、具体的社会现象进行社会学研究之必需。

  当然,布罗代尔的时段理论也有其局限性。他过分强调长时段或历史进程中稳定结构的作用,而对短时段、一些历史事件的作用有所忽视。按照他的长时段中的结构因素对历史进程具有最重要意义的看法,历史的主体已不是人,而是他所说的“其他”。无论是人的能动性,还是突发事件,都是次要的。这显然是不全面的。对于布罗代尔过分强调长时段结构因素影响的观点,著名现代化学者沃勒斯坦也有批评,认为应先考虑事件,再考虑结构,最后以局势做总结,这样会更有说服力⑨。从社会学的角度看,沃勒斯坦的建议是有道理的。

  回到本文的主题上,在研究当下中国社会工作发展状况和前景时,法国年鉴学派关注长时段中的深层结构对历史影响的观点,对我们有什么启发?面对布罗代尔的长时段理论的不足和沃勒斯坦的建议,我们应该采取怎样的立场?这里涉及结构因素与能动因素的相互关系或其社会功能问题。那么,我国社会工作的发展与时段有关系么?社会工作发展的机遇和挑战与历史上形成的结构因素有何关联?当下各方的活动又对社会工作的发展可能产生何种影响?笔者认为,如果借用法国年鉴学派的时段理论去分析,即不抛开历史上的制度性结构因素去孤立地看待当下的某些事件,而是关注在一定制度结构下人们的能动作用,对问题的认识可能就更清楚一些。

相关阅读

重点新闻

大学生足球世界杯晋江造

东南网9月12日讯 (福建日报记者 王敏霞 通讯员 陈文经 谢佩龙)记者11日获悉,卡尔美2019年国际大体联足球世界杯将于11月21日至12月1日在晋江举办。这是全球范围内新创的大学生足球赛事。……[阅读全文]

新闻综合报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