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河区新闻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社会 >

【创新社会治理】辽宁省大连市花园口经济区:搭建“线上矛盾化解大平台”

   记者:admin    上传时间:2019-11-16 21:59    已有 人阅读了该文章

  近年来,随着社会经济的加快发展,群众各种利益诉求的不断提高,农村矛盾纠纷也逐渐呈现出数量扩大化、诱因多元化、形式复杂化、调处困难化等趋势,社会矛盾化解工作面临着许多新情况、新问题。对此,明阳派出所不等不靠,主动作为,从本地区的社会、文化、人口等方面的实际情况出发,与时俱进、因情施策、因地制宜,转变工作理念,拓展工作思路,在社会矛盾化解上,探索搭建“线上矛盾化解大平台”,涵盖“大调解”“大情报”“大学习”三大板块,形成了一张全覆盖的多功能网络,通过近一年的创新实践,取得了较为明显的成效。

  1、基本情况:花园口公安分局明阳派出所,辖区面积154平方公里,3万余常住农村人口,7个行政村,10家行业场所,13家内保单位,16家消防重点单位。群众囿于自身文化程度、所处环境、经济条件等因素的影响,对自己的一分一毫和“面子”都看得很重,甚至在过去,还有因为一堵墙而动刀的,由此,“面子”工程是该地区社会矛盾产生的主要根源。

  2、突出问题:社会矛盾重点集中在邻里纠纷、家庭纠纷、权益纠纷、选举纠纷等方面,由于农村家族观念还不同程度存在,在矛盾纠纷发生后,相对立的往往不仅仅是纠纷主体,而且双方的亲朋好友也参与其中,这给调处工作增加一定难度。甚至,在转型期,矛盾纠纷的主体也不再仅仅局限于本乡本土的邻里、亲属之间,往往涉及到政府,影响的范围随之扩大,若调处不当,会严重影响社会治安稳定。据不完全统计,仅2017年,该地区发生各类矛盾纠纷180余起。

  3、创新起因:明阳街道面临的社会矛盾问题,是当今社会管理中一个较为普遍问题,随着社会发展的不断深入,特别是新形势下社会形态的变化给社会矛盾化解工作带来了一系列问题与挑战,而相对滞后的矛盾化解手段,沿用老办法、套用老经验,已明显不适应新时代发展的要求和社会群众的期盼,加强和创新社会管理中矛盾化解方法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显得更为重要、更加紧迫。因此,变革传统矛盾化解模式,创新社会管理机制是破解这一难题的必由之路。

  去年春节期间,村民陶某和郝某在一起喝酒,因为言语冲突发生口角,进而不顾十几年的交情,相互厮打。事后,两人都扬言要对方“好看”。

  为及时化解矛盾,派出所社区民警将双方请到了警务室,苦口婆心讲道理、明法理,但二人始终固持己见,都认为是对方的不是,不肯松口和解,第一次调解没成功。

  面对这样的矛盾纠纷,双方都不愿意正视自己的问题,往往不是三言两语能调解的了的,知道还得有第二次、第三次甚至更多次的做思想工作。为了提高调解效率,就想试试正在琢磨的线上调解平台,要求双方通过“线上矛盾化解大平台”进行调解,同时,邀请村干部、双方家中明事理的长辈共同参与调解。

  打开手机,通过专用程序,进入一间虚拟的调解室,矛盾纠纷化解就开始了。在双方对谁先挑衅、谁先动手一事争执不下时,双方长辈碍于“面子”,实在看不下去,就对二人进行批评劝说,由于是各自长辈,二人也都低下了头,不再争执。

  随后,就《民事诉讼法》相关内容进行在线解释,又结合实际情况,坚持实事求是,同时也兼顾道义和人情,进行深入分析,再加之村干部、双方长辈的劝说,很快双方就同意和解,互相赔礼道歉,原本就沾亲带故的两家,又恢复了往日的融洽关系。

  既然面子引起的矛盾,那就摆在面上来处理,线上调解的好处是,能够变被动为主动,容易改变矛盾双方立场,加之“线上”“新鲜感”作用,还有记录的功能,所以化解工作取得较好成效,这让对线上调解大平台,有了更大的期盼。接下来,把全部身心投入到平台的建设上。

  “打防结合、预防为主、标本兼治”,这是和同事,对“线上矛盾化解大平台”进一步明确了方向。经实地调研、征求意见、研究谋划,在平台原有的基础上,拓展搭建信息共享平台,以各村屯为单位,建立了7个大群,31个小群,广泛吸收辖区热心群众加入群防群治管理队伍,壮大“线上矛盾化解大平台”“大情报”信息网络,确保第一时间全面掌握各种矛盾纠纷的详细状态和动态,做到未动预知,异动先知。

  同时,邀请各村屯村干部、小组长、党员等加入,积极调动社会力量参与治安工作,织密辖区矛盾纠纷防控网络,强化公安民警主导、群众为主体的自防、自控、自管、自治模式,进一步促进民警融入社区、新形势下警民良性互动关系,积小平安为大平安,为各类矛盾纠纷的化解工作奠定坚实基础。

  今年3月,在庄河市明阳街道大兴城村下河口屯,因为赡养老人问题,村民陶某强、陶某力兄弟二人,发生争吵,视若水火,一时间老人照顾问题没有着落。

  很快,这个消息就在下河口屯线上群里传开了。陶某强得知后,晓得全屯人都知道了,本是家丑不可外扬,这自家赡养老人问题,闹得人尽皆知,感到羞愧难当。为了将“扫了面子”影响降到最低,主动和弟弟陶某力缓和关系,商量对策如何解决问题,同时也在群里向大家致歉。出乎陶某强意料的是,大家都为他竖起了大拇指,主动发现问题所在,敢于担当及时解决,就是好样的。

  按照以往,面对这样的矛盾纠纷,往往三言两语调解不了,但是通过“线上矛盾化解大平台”却能够直接、有效,争取工作主动权,充分发挥法律规范、道德约束、引导等手段的作用,调节利益关系,规范社会行为,最大限度地化消极因素为积极因素,从源头上遏制各类矛盾纠纷的发生,营造良好的社会秩序。

  为了更好地发挥“线上矛盾化解大平台”效能,派出所又对平台进行了功能延伸,建立“大学习”制度。结合“学习强国”平台,将群众闲暇时间集中利用起来,定期组织大家进行学习,在一定程度上减少了邻里之间琐碎矛盾的发生。同时,推行弹性、错时工作制度,错开村民工作时间进村入户,在不打扰村民休息的前提下,开展微信群法制宣传教育活动,定期进行宣传讲解,分享法律常识及惠民政策,着力提升群众知法、懂法、守法意识能力,进一步减少社会矛盾发生。

  (一)各村屯治安管理“逐步有序”。“线上矛盾化解大平台”在经过近一年的试运行,利用网上平台群众参与率高,不受距离、时间的影响,充分发挥社区民警在矛盾化解中的主导作用,同时紧密群众主体在矛盾化解中的协同、配合等特点,坚持“能调尽调、以调促和”的原则,把矛盾纠纷化解在基层、解决在萌芽状态。自线上平台运行以来,各村屯内由矛盾纠纷治安案件转成刑事案件实现了“零发案”。同时,各村屯邻里纠纷发生数也呈明显下降趋势。截止目前,发生纠纷76起,成功调解76起。

  (二)村屯群众自主意识“稳中有升”。“线上矛盾化解大平台”“大情报”专栏运行以来,由于信息网络覆盖面广、信息共享及时,使网上信息交流对巡逻防范工作的引领作用得以进一步发挥;又在每一个信息群众中,物建了治安信息员轮流值守,充分发挥群众主体在矛盾化解中的协同、自治、自律、互律作用,使社会力量形成推动社会和谐发展、保障社会安定有序的合力,群众自主管理的意识在原有基础上又有了新的提升。目前,矛盾发生率与去年同期同比下降60%。

  (三)村屯群众安全感“心中有底”。“线上矛盾化解大平台”的“大学习”专栏运行以来,定期进行宣传讲解,分享法律常识及惠民政策,着力提升群众知法、懂法、守法意识能力。结合“学习强国”平台,将群众闲暇时间集中利用起来,定期组织大家进行学习,在一定程度上减少了邻里之间琐碎矛盾的发生,也促使群众紧跟新时代发展步伐,全面提升素质水平。目前,群众参与度达70%以上。

  (一)矛盾化解要与时俱进求新。社会在发展,情况也在变化。顺应人民群众的新期待,不断满足人民群众的新要求,是公安机关在新形势下充分履行管理职责的动态要求。矛盾化解工作同样如此,一成不变的化解手段已明显不适应社区群众的需求,摒弃用老眼光看待新情况、用老办法应对新挑战、用老经验解决新问题的经验定式,坚持在稳定中创新,在创新中推进发展,把维系社会秩序和激发社会活力有机结合起来,最广泛、最充分地调动一切积极因素,促进社会和谐的全面发展。

  (二)矛盾化解要因情施策求实。随着我国社会多元化、开放性特征的日益显现,就社会矛盾化解方面,在社会管理中调动和发挥社会资源的作用已越来越重要,社会矛盾化解是一个常态化的工作,所采取的创新举措要经得起群众的检验。线上化解平台各功能的运行,就是在经过前期开展大量的调研工作、广泛听取群众意见,所采取的措施也是群众看得见、摸得着的实事,给群众带来了实打实的好处,因而,线上矛盾化解工作才能顺利开展。

  (三)矛盾化解要因地制宜求成。“线上矛盾化解大平台”在运行实践中,还存在许多不足,需要在实践过程中不断完善。对于社区民警来说,网上服务、大情报、网上作战的观念意识还没有效形成,网络虚拟社会管理技能还相当欠缺,从而出现了导致老办法不管用、新办法不会用、软办法不顶用、硬办法不敢用的困窘局面,影响了社区警务工作的发展;对于群众来说,个别群众会在思想上有排斥反应,认为家丑不可外扬,在线上公开调解难以接受,还有家庭经济限制、个别群众年龄过大,无法使用网络平台学习分享等困难,需要在进一步实践过程中逐步解决完善。

相关阅读

重点新闻

驻澳门联络办公室主任:

[ 中央政府驻澳门联络办公室主任郑晓松与澳门青年联合会负责人座谈交流 国际在线报道(中国国际广播电台记者 刘丽斌):2月2日上午,中央政府驻澳门联络办公室主任郑晓松走访澳门青年……[阅读全文]

新闻综合报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