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河区新闻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社会 >

「社会人」是些什么人?其经济来源何在?

   记者:admin    上传时间:2020-06-13 19:56    已有 人阅读了该文章

  经常QQ空间里面可以看到一些另类的用户,他们既不谈论那些正常的事物。天天就是社会啊,三五成群聚在一起,花天酒地,剃头着一个精简头,纹纹身,穿着皮衣紧身裤,穿着皮鞋。说一些非常的社会句子,还去拜关公。和女朋友一起拍照片。时常发一些很炫酷,很高大上的图片,显得自己很有城府和背景?难道他们的人生信条就是:混社会,交朋友,用iPhone,吃喝玩乐,大金链子小手表一天三顿吃烧烤? 我只知道一个正常的人应该是上班…

  前几天因为好奇(其实更准确来说是闲的)加了快手同城上一个“社会大哥”的微信,为了回答这个问题还特意到他们朋友圈截了几张图。

  首先,他们“混社会”不代表都傻,混也是分三六九等的。诚然有些最底层只会用蛮力的混混,但根据我这么长时间在快手吃瓜的经验看来,聪明人属实不少呢,像以前的什么高迪啊大美啊,看微博生活不也挺滋润的么。可能人家玩的东西在知乎大佬上看来不屑一顾,土嗨,没内涵,但也确实有很多人好这一口,那就正好挣他们的钱呗,慢慢的也做大了,也慢慢学着向“主流”靠拢了。

  对于稍微带些经济头脑、为人处世也有一套的“社会人”,我还是不敢小觑的,因为谁也想不到他哪天会忽然翻身发迹,而剩下那一部分空有蛮力没有双商的,就只能永远被利用着,成为他们悲惨的旗子

  社会人就是夜壶,需要的时候,那是个宝贝。不需要的时候,恨不得踢的远远的。因为看着恶心……可惜没了,不然可以一下!

  其实这类人 “社会上”,在外面过得真不咋地,我高中的时候有朋友刚好是这类人,我和他在过年时拿了压岁钱就一起出去浪,当时和我们一起的有5.6个人,他们本来就是混社会的,我自己也是那种属于逆反时期,而且看过不少小说,类似《黑道学生》,所以对这个充满幻想,于是和他们一起在外面混了一段时间(过年那段时间,父母打很多电话都没接),我们几个只要谁有钱就拿出来一起吃喝,刚好自己当时已经拿了压岁钱比较有钱,就的当大头,前几天大家都好,毕竟有钱嘛,但是我那点压岁钱也供不住5.6人一起用,于是过几天我们连20元的旅馆都住不起,每个人都是好几天不洗澡,头发又油,衣衫不整,晚上没钱 只能“蹲大街”,还被叔叔追,最后饿得不行,叫同学买了好几桶泡面充饥(那叫一个丢脸啊 ),至此以后我的幻想便破灭了,从此再没和他出去过,还是老老实实的读书好,有一次经历就够了。(那些所谓的社会上 其实大多数真过不好,都是那种今天你有钱 你来,明天我有钱 我来,大家是兄弟 一起过,其实真实是大家都没钱 过着有上顿没下顿的日子) 再补充一点,他们实在找不到钱就不会去犯法,我记得当时我们几个打算去偷钱的,就是用一种特殊的工具把停在路边的车窗打碎,进去偷东西的,但是还好当时因为一些情况没有实行,现在想想都有点后怕,他们是社会人无所谓,但是我还是学生,被逮到可能我的人生轨迹就要发生变化了。

  答主当然不会随便招惹小混混。。只是说健身会让人气质有变化罢了 你体格好了 自然不大容易会被这些小子唬到,拿刀比划的除外

  健身快一年,除了那种真的膀大腰圆的大哥,感觉这种级别的小混混真没什么可怕的。当然也有可能是健身让人自大的缘故吧哈哈哈。

  这种底层混混,也就欺负下学生,拐骗几个无知少女,目无尊长了。那种给人看场子的就算混的不错的了,更不用说混不上底层的地头蛇了。只能自己纹两条长虫,拿一把阳江大狗腿,发个破说说,安慰自己是个人物罢了。

  上大学的一个同学交了一个社会人男友(本校的学生),有次拉着本喵一起去吃饭,家常菜馆,两张桌子并一起,乌央乌央人。桌子上拌三丁两大盘(大连的盘子都很大),地三鲜两大盘,煮的海鲜两大筐。招呼我坐下,整个屋子烟雾缭绕,正中做的同学的男友,我一看,什么几把玩意儿啊,1米6多,超大Nike标志上衣,真的。

  知乎的人这么高端,估计是没什么机会接触真正的社会人。我认识的社会人虽然多,但是最有特色的应该算我表哥,是一个社会人中集大成者。

  虽然是我表哥,但是和我根本不一起玩,我刚刚二十,表哥已经四十多,是我爸的好朋友,虽然跟我爸喊叔。那为什么叫表哥哪?因为族谱里就是这么写的。

  表哥喜欢女人,有三个老婆。为什么有三个老婆哪?因为他养着这三个女人,但是三个女人地位是平等的。那我为什么不说他有三个女朋友呢?因为他给这三个女人分别租了房子,三个女人都给他生了孩子,并且知道其他两个人的存在。只能够说,他同时维持了三个家庭,所以有三个老婆。周末的时候,有时会拉着三房太太一起去购物。

  表哥现在算是个很风光的大哥,想所有大哥一样,也做过一些没那么光彩的事。比如说,开一个面包车到邻村,看见路边的猪,就抬起来塞到面包车里卖掉。

  卖别人的猪,不可能不被人知道。几场架打下来就有了名气,有了班底。像所有社会人一样,有了这些,自然生意就会找上门来。我表哥比其他社会人都聪明,别人最多收收账看看场子,我表哥懂得天大地大没有党大,开始帮党打工,成为了一个光荣的公务员。知乎上想考公务员考不上的脑子不好的人应该够得上一个加强连,那我的表哥读书肯定没他们聪明,于是就只能充分发挥自己的优势,能打。具体的业务,是帮卫生局收保护费。说是保护费,其实当然有更温柔的叫法,但是收费的明目,实质上还是卫生局自己编的。肯定是不包含在卫生执照考核项目里的,很多的是属于公摊的费用,收上来多少是多少,扣掉支出不用上交落卫生局自己的腰包。可是死撑着不愿意交的有人在,有些开在违章建筑里的饭店连卫生执照都不在乎,卫生局的老爷们自然是收不上钱的。这时候,用得上我表哥的时候就来了。卫生局画一条线,拿走大头,多收上来的算是落入我表哥的口袋,从一开始一小片地方到现在整个城市的四分之一,算是完成了从一个小混混到社会人的初步转变。(这么说,其实不是公务员,应该算是政府工程承包商)

  像所有优秀的公司一样,主要是带队伍,上了轨道之后并不需要创始人再投入多大的心力。我表哥只需要维护好政府的关系,不再需要自己掺和具体的事务。手里面也有了一些钱,就开始学着做生意。像所有社会人一样,表哥的经商之路是从餐饮业开始的。既然要搞餐饮业,就要发挥自己的优势与特长。是什么?我表哥喜欢反思,得出来结论,就是能打,还有和卫生部门,公安局的关系好。餐饮是个消费者导向的行业,这两个优势看来都没什么卵用。要是简简单单就放弃了,那就不是我表哥。现在餐饮业最大的一笔支出,主要是房租。如果能不付房租,就可以把成本集中在食材和菜品开发上,那该多好。对于一个社会人,特别是我表哥这么一个优秀的,积极向上的,勤奋好学的社会人,一切问题都是纸老虎。说起来简单,就是在政府还没有开发规划的空地上,搭简易房,搞火锅城。做起来,只要搞定当地,卫生局,公安,其他的社会人,就可以了。如果要租,那片地要租下来一个月最少十万,免费到手。听表哥说,把东西都搭起来花了四十万,冬天一个月的营业额也刚好是四十万。房租计入收益的话,呵呵呵

  说实话,因为地方简陋,本来是那种廉价火锅,硬是被我表哥一颗工匠之心搞成了大火的原生态健康火锅。我这辈子人均一百多的火锅吃的也不少,唯一一家汤底是大骨头熬出来的火锅就是我表哥这一家。(当然,六千馆那些吃骨头锅的不算。就是大骨头和水硬熬出来的,因为没有任何排废气和安全的限制,厨房搭了个土灶,烧柴,大猪骨和水在里面熬,什么都不加。包间里也是土灶,不过烧的是天然气。先放很多菜籽油,把锅烧热,往里面放葱姜蒜各种香料,然后猪骨汤,然后牛羊鸡,青菜,吃到最后下一把绿豆面条。都是最好的料,他自己吃饭和请朋友都是在那里。毕竟,就算没房租,没人吃还是赔钱的。在一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做到一个月的营业额等于总投入,这充分体现了一个社会人的智慧)

  ( ̄▽ ̄)好累呀,看看有没有人点赞,有再接着写。反正都是真事,不准你们质疑三房太太的真假之类的问题,撕逼很累的。

  这块地我就出二十万,什么你要五十万 不可能,你不同意?那我们就打呗!什么你报警?哈哈那边我们早就协调好了 塞了钱 你报警啊

  在一些小城市 打死人 都没人知道 最后政府赚的盆满钵满,开发商盆满钵满,那些社会人也分到了一块肥肉,也算盆满钵满了,谁吃亏了呢?

  我初中那个时候,也是啊,看了古惑仔,在学校认识几个那种所谓的扛把子,觉得,卧槽,屌爆了啊,我也要那样,于是天天跟这些人混迹在一起,开始嚣张的一批,在学校抽烟打架啊啥的都来。

  初二的时候,有个初三扛把子已经辍学出去混了很久了,不知道从哪里搞来二手桑塔纳,穿着身西装,戴个蓝牙耳机,对了那个时候流行翻盖手机,啪的一声合上觉得十分霸气,还流行那首歌,飞向别人的床啊不知道你们听过没,当时觉得,哇,这货当上老大了啊,这么风光嘛

  直到后来,俺爹(当时在派出所干辅警)有天下班跟俺说,抓了一帮俺学校的小混混,打架不服管教在派出所,有个民警把电棍拿出来放手上啪啦啪啦响几下,那几个就老实了不停的说叔叔我错了,想想画面十分滑稽,然后我就问叫啥啊,我爹说了几个我一听,我擦这不都是混的好的那一批嘛,当时就觉得这样下去有些不靠谱了

  初二下学期,因为那时候成绩算好的,班主任就打电话给俺娘揭发我的罪行了,好一顿男女混合双打啊,我现在还能记得那是国庆节放假回家那天下午五点左右,加上老师家长一起教育思想工作,总算是改邪归正,考上了咱们县最好的高中,高中三年老老实实学习,考了个一本,现在是一名普通大学牲。现在也和初中班主任有联系,每次放假回去都会带点水果牛奶什么的去看她,是一名非常好的老师,也非常感谢她当年这么做,我记得她当年说的一句话,孩子这种情况是成长过程中必然要出现的,关键要看你们家长和老师怎样一起配合去正确的引导,而不是纯粹的苦口婆心劝或是不问三七二十一一顿打,总觉得这样的老师特别伟大。

  其实当时还好陷得不深,俺爹是辅警,俺娘是教师,爷爷是退休老干部,所以三观得以正常发展,现在回想起来觉得这是一段经历吧,真心觉得自己当年SB,经常跟室友当笑话一起谈论

  对了,那个混的风光的初三扛把子,在我高一的时候被人一刀劈脑袋上,头顶着个刀自己跑去急诊在我们那儿出了名了,砍他的也是个初中在校生,没死,俩人都被判了好几年好像

  其实我赞同俺爹的说法,这些孩子只是可能家里面父母平时疏于管教,自己在外面学坏了,没人教育他,他们不懂法,认为自己是未成年人,所以做很多事情不知道后果的严重性就不知道害怕,这些人我心里面是报以同情的态度,同时也敬而远之,因为惹了他们真的不知道能干出啥惊天地泣鬼神的荒唐事。

  家里有户远亲,弟兄三人,属于通俗意义上的社会人,老大年长一些,也就是吃吃喝喝打打架的水平,早早脱离,开饭店开修车店,一路苦过来,低三下四看人脸色,现在算小康吧。老二主营赌,从看场子、放贷、追债,到自己开场子,可惜没眼光,没有及时出来,警方一打击,放出去的钱收不回,自己又欠着上家的钱,跑路,不知道什么地方躲了几年,现在回来跟着老大修车捣腾二手车,婚也离了。老三是最聪明也是最狠的,老家小地方贩毒是不大会,收保护费放高利贷以及开赌场应该就属于出道时候比较高段位了,老三很快就跳过这个步骤,鼎盛时期游戏室台球室KTV茶室都有不少股份,看见没,不是保护费,是股份。为人低调,不会整天狐朋狗友吆五喝六,轻易也不露凶脸,家族里面依然是个阳光帅哥形象,我读中学那会有一次被其他社会人欺负,事后报出他的名字,对方乖乖提着礼物登门道歉,那时候才知道他在地下社会的影响力。后来警方高压,他也离开了,跟老二躲债不一样,他是带着钱出去投资的,后来就很少有他的消息了,也不知道生活的如何。

  家里做小生意的,人来人往,这么多年以来,跟各种各样的人打交道,碰到过各式各样的奇葩事,认识到了很多有趣无趣的人,大多停留在认识,没有深交。

  所以这里没有好玩的地方,平常也没有什么娱乐活动。在工厂里上班的工人们,下班和放假,最大最多的娱乐方式就是打牌打麻将。

  爸妈,要上班要打牌,基本上没时间去搭理孩子,也没心思去管教孩子,孩子闯了祸无非就是一顿打骂。

  这些孩子,大多是问题家庭。孩子的爸妈是男女朋友,生完娃后,把娃丢给一方的老人带,然后分手,各自成家。还有各种各样的问题家庭。

  而城市的公立学校,学位非常的紧张,入学手续特别的繁琐,大多外来务工人员的子女是无法入读公办学校的,就只能去读那些不用手续并且学费便宜的民办学校,师资和教学环境特别差。

  小学的时候,一放学一放假,那就是没人管的疯玩各种野。到了初中,进入青春期了,一副很屌的样子,抽烟喝酒打架斗殴泡妞,跟着不良青年,开始去“混”社会了。

  然后,由于年龄小,家人通过关系,让他进厂打工。流水线上的工作很枯燥,和部门主管杠上了,做一两个月就拍拍走人咯。

  这类主要是因为家庭的经济状况不好和问题家庭的某些状况问题很严重,比如爸妈的离婚、家暴、滥赌、酗酒、等等的家庭问题。

  他们的经济来源是偷盗、抢劫、、帮别人摆平事收费,跑腿干些不正当的活,还有偶尔打点日结工资的零工。

  由于这里没有娱乐场所,也就没什么“业务”,加上查的严、治安环境比较好。因为这边和DG、HZ交界,他们大多数都会跑到周边二三线城市去“发展”,去投奔他们的朋友们。

  他们当中的女孩子,浓妆艳抹和廉价的香水,生活几乎是依附于她们的男人们,更换男朋友的频率和打胎的次数,很高很多。

  认识过好几个这样的女孩,当她们不夸张的打扮时,就跟普通的女孩一样,但是她们身上却有着和她们年龄所不相符的“成熟”。她们的情感经验很丰富,她们却又很傻,一次次被男人们给骗了,哪怕伤得遍体鳞伤也要继续“爱”下去。有些还没到结婚年龄早早的就当妈了,有些到了二十左右岁跟着差不多同类的男人结婚了,有些继续混日子,从事于各类简单的服务行业。

  对于那些孩子来说,由于生活的环境和眼界的局限,“坏孩子”他们的那种 “生活”很有吸引力,会让人有种错觉,不需要努力就可以过得这么轻松自由,他们很酷很屌。

  他们,时髦的打扮,夸张的举动,大声的爆粗口,另类的生活,有的时候是为了吸引别人的注意力,宣泄自己的不满,迷茫的混日子,非常渴望得到某种认可感。

  其中只有极其少数的人,是比较幸运的,能够自我醒悟,同时有身边人的帮助与支持,能够有机遇去跳出那个“混社会”的圈子。

  有些在家人的催促下,结了婚生了娃。普普通通地生活着,在流水线上打工,下了班就去喝酒打牌打游戏,也几乎是不管孩子的。。。接着,下一代重演着他们的老路。

相关阅读

重点新闻

青浦西郊国际将建成长三

东方网6月28日消息:经过3年的试营业,位于青浦华新镇的西郊国际农产品交易中心宣布明天正式营业。据了解,该项目是市政府重大民生工程,由光明食品集团等投入25亿元打造,今后将建成……[阅读全文]

新闻综合报导